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眺望老山

 
 
 

日志

 
 

北京香山红叶 - 杨朔  

2015-10-24 12:09:20|  分类: 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香山红叶 - 杨朔 - 敢想敢說 - 眺望老山
 

早听说香山红叶是北京最浓最浓的秋色,能去看看,自然乐意。我去的那日,天也作美,明净高爽,好的不能好了。人也凑巧,居然找到了一位刘四大爷作向导。 刘四大爷就住在西山脚下,早年做过40年的向导。于今已经77岁了,好事腰板挺直,硬朗的很。
      
     我们先邀刘四大爷到一家乡村小饭馆里吃饭。几盆野味,半杯麦酒,老人家的话来了。蔓言漫语说:香山这地方也没别的好处,就是高,一进山门,门坎跟玉泉山顶一样平。地势一高,气也清爽,人才爱来,春天人来踏青,夏天来消夏,到了秋天 —— 一位同游的朋友急着问:不知山上的红叶红了没有?刘四大爷说:还不是正时候。南面一带向阳,也该先有红的了。”

      于是用完酒饭, 我们请刘四大爷领我们顺着南坡上山。 好清静的去处啊。沿着石砌的山路,两旁满是古松古柏,遮天蔽日的,听说三伏天走在树荫里, 也不见汗。
      我们上了半山亭,朝东一望,真是一片好景。茫茫苍苍的河北大平原就摆在眼前,烟树深处,正藏我们的北京城。 也妙,本来也算有点气魄的昆明湖, 看起来只像一盘清水。 万寿山、佛香阁,不过只是点缀的盆景。 我们都忘了看红叶。红叶就在高山坡上,满眼都是,半黄半红的,倒还有意思。可惜叶子伤了水,红的又不透,太阳一照,那颜色该有多浓。我望着红叶, 问:“这是什么树? 怎么不太像枫叶?”刘四大爷说:“本来不是枫叶嘛。这叫红树”。我走过去摘下一片,叶子是圆的,只有叶脉上微微透出一点红意。我不觉叫:“哎呀!还香呢”。把叶子送到鼻子上闻了闻,那叶子发出一股轻微的药香。另为一位同伴也嗅嗅,叫:“哎呀!是香。怪不得叫香山”。刘四大爷也说:“真是香呢。我怎么做40年向导,早先就没闻见过”?我的老大爷,我不十分清楚你过去的身世,但是从你脸上密密的纹路里,猜得出你是个久经风霜的人。你的心过去是苦的,你怎么能闻到红叶的香味? 我也不十分清楚你今天的生活,可是你看,这么大年纪的一位老人,爬起山来不急,也不喘,好像不快,我们可总是落在后边,跟不上。有这样轻松脚步的老年人,心情也该是轻松的,还能不闻红叶香?
     下山的时候,将近黄昏。一仰脸望见东边天上现出半轮上弦的白月亮,原来是重阳的第二日。我们这一次秋游,倒应了重九登高的旧俗。也有人觉得没看见一片好红叶,未免美中不足。我却摘到了一片可贵的红叶,藏到我心里去。这不是一般的红叶,这是一片曾在人生中经过风吹雨打的红叶,越到老秋,越红得可爱。不用说,我指的是刘四大爷。

北京香山红叶 - 杨朔 - 敢想敢說 - 眺望老山
 
备注:
杨朔原名杨毓晋(1913-1968)。山东蓬莱人。中共党员。1929年毕业于哈尔滨英文学校。1939年参加八路军,从事文艺工作,后到延安中央党校三部学习,解放战争时期任战 地记者,1949年后随铁路工人组成的志愿军入朝,回国后历任中国作协外委会副主任,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秘书长,亚非团结委员会副主席,亚非人民团 结理事会常设书记处书记,中国亚非作家常设局联络委员会秘书长。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