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眺望老山

 
 
 

日志

 
 

连衣裙  

2015-05-10 14:10:21|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满12岁那天,母亲把一条连衣裙送到我床前,我“嘣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见满脸笑容的母亲把一件连衣裙递了给我,我接过母亲手里的连衣裙,睁大眼睛看着这份生日的礼物,充满了童心的喜悦和兴奋。我一面把连衣裙张开,左看右看爱不惜手,一面不停地喃喃地说道:“谢谢妈妈,谢谢妈妈“。

这生日的礼物,是一件很特别而且时髦的连衣裙。裙子的设计有着西洋风格,很别致;连衣裙的脖子下用一小块白色透孔网眼的长方形花织品而成;连衣裙的腰身下的左右两旁,是同样用了白色透孔网眼,被裁剪成两片半圆形的口袋;连衣裙是用一种特别的纺织技术生产而成的轻微凹凸不平的蓝白细格条布料。

连衣裙 - 敢想敢說 - 眺望老山

母亲是爱美的女人,但是因为工作需要和群众影响,她一直都很注意个人的作风,表率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她就把对美的欣赏、美的表现和看法都转载在到我的身上。 她看到风格特别的、价钱实惠的儿童服装,她都为我买了下来。日子长了,我的衣柜塞满各种各样风格的衣服、裤子、半腰花裙和连衣裙。

这一条连衣裙成了我的挚爱,每当我穿上这条连衣裙,儿童的天真活泼、美丽可爱在众人前展现无遗,我活像一位“小公主“,人见人爱、人见人赞,12岁的我可得意了。

这一天,母亲说要带我回工厂访问工人,我觉得自己又要“上街”了,非常高兴,寻思着要穿得漂亮些好显摆。我很快就想到母亲在我生日那天送的那一条连衣裙。我飞快地跑到我的衣柜里,左翻右翻地找连衣裙,可是,我翻遍了我的衣柜,都找不到。我好生奇怪,急得出了一头大汗。母亲走了过来对我:“随便穿一条裙子就行了“。我不愿意,母亲有些生气,就对我说:“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我需然不高兴,但是还是乖乖地穿上另一条裙子, 和母亲一同上了路。

坐上往广州郊外的公交车,我们在圆村站下了,只见一片片公社的农田,茁壮的稻子绿绿葱葱地覆盖在田地上;稻田远处, 是一排一排简陋的工人宿舍,在工人宿舍的背面,是一幢又一幢高耸云天的造纸厂、罐头厂、化工厂、玻璃厂等等工厂的烟囱。 孩子们在空空荡荡的工地上闹着玩耍,在田埂上互相追逐着,到处是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母亲动情地对我说:“ 郊外的风情和城里真是大不一样啊”!

跟着母亲,拐了一弯到了另一幢工人宿舍的 楼房,找到了一位工人叔叔的家。工人同志看是我妈,非常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他家,他匆匆忙忙地把凳子和桌子上破破烂烂的东西挪开,腾出了一个地方,让母亲和我坐下。然后,他端着一杯白开水,送到母亲前,有些歉意地说;“地方小,孩子多。”

这位工人叔叔有五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十岁,是女儿,紧跟着八岁、六岁和四岁的还是女儿,继续“奋斗”后,终于如愿生了个是男孩。他的夫人是个农村妇女,她很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苦苦地想着老家,成天跟丈夫吵着要回老家种田,工人叔叔不同意,说一家子死活都应在一块。他们一家七口人,就靠工人叔叔每月三十二元人民币生活,日子过得很苦。深重的生活压力,工人叔叔成天愁这愁那的,这使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不但在家里和老婆吵架,回到车间和同事干仗,弄得关系很紧张。车间主任拿他没办法,多次向上“交矛盾”,希望能把工人叔叔调到别的车间去,厂里没同意。

母亲上门就是想和他谈心,了解的他家生活情况和子女上学的问题。他们谈得很投机,工人叔叔有时声音很高,很激动;有时声音很低,突然又爆发出哈哈大笑。我静静地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懂非懂地“陪听“。正在这时候,工人叔叔的大女儿抱着小弟弟,带着三个小妹妹从外面回来, 工人叔叔连赶忙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孩子介绍给母亲,还让孩子们叫我“姐姐”。这时,我看到工人叔叔的大女儿身上穿的那一条连衣裙,正是我找了半天的心爱的连衣裙,我当时就目瞪口呆,好像心都停止了跳动。大女儿却非常高兴地对我说:“这是阿姨送给我的连衣裙,好看吗?”她全然不知这是我最挚爱的连衣裙,我的生日礼物。我真有天打五雷轰的感觉,我多么希望自己没有跟母亲到工厂来。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我闷闷地一言不发,把嘴撅的老长,也不搭理母亲。到了家后,我用眼睛狠狠地瞪着母亲,问她:

“你把我的连衣裙送人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母亲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微笑着对我说:

“看你把嘴撅得比鸭子还要长,多难看”。

我都这样伤心了,母亲还开玩笑,我气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痛哭起来。母亲仍然安静地坐在我对面,耐心地等着我的情绪安静下来,然后心平气和地对我说:

孩子, 你在学校里是一名少年先锋队的小队长,处处以身作则,带领其他少先队员做好事,帮助 '光荣家属'和 烈士家属'搞卫生。我们只是送了一条连衣裙给这家贫困的工人同志,你就哭成这样了“ 。听了母亲说的话,我惭愧低下了头。母亲接着说:

“孩子, 去看看你衣柜里的衣服,你有没有数过,一共有多少件衣服?多少条裙子?多少条裤子?可是,工人叔叔的孩子们连新衣都没穿过,更不用说连衣裙了。他们家里是,父母亲的衣服破旧了,就改小了让孩子们穿;大姐不合身的衣裤就轮到二妹三妹穿,我们应该对他们有同情心,对吧?”。 情绪平静了的我,觉得母亲说得很对。

从那天开始,每到周末我都跟随母亲回厂上访工人同志和他们的家属。母亲做调查研究,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和他们谈心。我就和工人叔叔的孩子一块做家务和搞卫生。在回家的路上,母亲总是夸奖我。不久,我和厂里的孩子们都交上了朋友。

也许我和大多数为人子女“同出一辙”,没有足够的智慧从另一种角度去认识、了解和评价生养了我们的父母亲。当光阴流失,神秘莫测和掌握着人类命运的大自然,把我爱的和爱我的亲人带去了远方,我忽然醒悟了许多,由于醒悟而感到无比悔恨,我心里有很多要对他们说的话,全都留在了人间。

母亲,一位博爱善良、意志坚强和信仰坚定的中国妇女。

2015年母亲节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